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成本效益分析-

  • A+
所属分类:疗效
摘要

索拉非尼和经动脉化学疗法栓塞术(TACE)可能都对晚后期肝细胞癌(HCC)的生存有利。采用任何一种方式作为一线医治都将带来巨大的成本和资源影响。我们的目的是评估

  背景:

  索拉非尼(sorafenib)和经动脉化学疗法栓塞术(TACE)可能都对晚后期肝细胞癌(HCC)的生存有利。采用任何一种方式作为一线医治都将带来巨大的成本和资源影响。我们的目的是评估索拉非尼(sorafenib)和TACE医治晚后期HCC的成本效益。

  方式:

  我们在一组60岁高龄的晚后期HCC和Child-PughA/B型肝硬化患病者中建立了马尔可夫模型,时间跨度为2年。在国内和美国两种成本环境下对比了三种策略(全剂量或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和TACE)。转移扩散几率、效用和成本是从27篇文章的系统综述中提取的。进行敏感性分析和蒙特卡洛分析。

  结果:

  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和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区别生产0.435和0.482质量调整生命年(QALYs),TACE生产0.375QALYs。在国内,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与TACE的增量成本-效果比(ICER)为101,028.83美元/QALY,而在美国,与TACE相比,索拉非尼(sorafenib)的增量成本-效果比(ICER)为-1,014,507.20美元/QALY。与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相比,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美国,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都是阴性icer的主要策略。然而,目前尚无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所以应将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与TACE进行对比。可接受性曲线显示,在这两个国家的WTP可接受阈值,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是最好策略。详细来说,在美国,如果WTP值高于21,670美元,则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比TACE更划算;而在国内,如果WTP值低于10,473美元,则TACE可能比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更划算。

  结论:

  对于晚后期HCC患病者,与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或TACE相比,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可能更具成本效益。然而,当限制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和TACE的对比时,在接受的WTP阈值下,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对这些患病者是划算的。

  我们的研究表明,根据基础病例分析、敏感性分析和WTP分析,在医治国内和美国的晚后期HCC时,与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或TACE相比,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具有成本效益。据我们所知,这是首个对比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与TACE的CE的研究。先前的CE研究将索拉非尼(sorafenib)与BSC进行对比。然而,由于BSC只是一种姑息性医治,不能改善健康状况,所以在研究目前最适合晚后期HCC的医治方式时,对比TAC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等积极医治是一种更好的策略。此外,这也是首个对比不同剂量(全剂量和调整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与TACE医治中晚后期HCC的研究。

  关于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本身的CE,在我们的研究中,国内的QALY延长了0.435,成本为16,703美元,与之前的国内研究相似(QALY,0.45;花掉,$19,149),但与意大利的研究结果不一致(QALY,0.16;成本,14841美元;)。以更短QALY为代表的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对意大利患病者治疗效果较差,这可能是不一致的原理。同时,对于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组,我们研究的国内CE优于意大利研究,这可能是由于意大利的支出较高(意大利:16,625美元,国内:10,488美元),但意大利QALY较低(意大利:0.440美元,国内:0.482)。

  就医治方式之间的相对CE而言,意大利研究和国内研究都表明,与BSC相比,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不是一种划算的医治方式[48,55]。然而,意大利的研究认为索拉非尼(sorafenib)在调整剂量的条件下具有成本效益。同样在我们的研究中,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具有成本效益,而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和TACE则不具有成本效益。这可能是由于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以更低的成本提供了类似或更高的生存效益。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在其许可剂量内是有效但昂贵的,因此寻找改善其CE的方式是非常重要的。具有可比甚至更好的治疗效果和大量降低开支的半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然而,索拉非尼(sorafenib)的最好剂量问题仍需在今后的研究中进一步研究。

  关于TACE在晚后期HCC中的作用,我们的研究显示TACE对索拉非尼(sorafenib)的预测期望生存时间和QALY的影响略有缩短。虽然TACE能够在一定阶段上根除存活肿瘤,但TACE后过表达的血管生成和炎症因子促进剩余肿瘤的增殖和转移扩散,限制了总生存期的增加。此外,如果将费用考虑在内,可接受度曲线显示,在美国现行的医治计划下,TACE并不是经济有效的医治方式,因为一次疗程(25,961美元)的费用是每月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4592美元)费用的5.5倍以上。有趣的是,在国内,如果WTP低于10,473美元,TACE与全剂量索拉非尼(sorafenib)相比具有成本效益。中美之间存在差异的根本原理可能是两国医疗收费体系的不同,主要表现如今TAC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的相对费用上。与美国[49]的TACE高昂费用不同,国内的TACE费用包括住院时间段的程序、住院、专家探病和各种检测(3170美元),甚至低于剂量调整索拉非尼(sorafenib)(4060美元)的月费用。然而,根据两国接受的WTP阈值,对大多数患病者而言,与TACE相比,索拉非尼(sorafenib)的全剂量使用仍然是成本效益高的策略。在国内,只有对一些愿意支付低于10473美元的贫困患病者,TACE才能成为经济有效的医治方式。

    大家都知道,费用可能因地区和医治计划的不同而有所不同。这就限制了我们去对比更多的国家。尽管如此,我们对美国和国内这两个不同的成本场景进行了分析,在一定阶段上代表了西方国家和东方国家,发现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一些差异。此外,我们在敏感性分析中考虑了成本的不确定性,输入了大范围的成本值(50%-200%的基础情况值)。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模型能够应用在这些国家的有效性和成本数据下降范围内我们有集。第四,我们假设的有效性估计如来讲和QALY国内和美国之间是相同的,但是,可能会有这些功效结果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差异。因此,对于个别国家需要更详细的数据,才能对不同国家区别得到更准确的结果。第五,纳入的研究多为回顾性研究,基于这些回顾性数据进行分析必然会产生选择偏倚。第六,我们的研究缺乏关于TACE与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患病者的血管侵犯、肝外扩散和/或病症的信息,这需要更具体的患病者特点,以便在未来的研究中对比这两种医治方式。需要索拉菲尼的患病者能够咨询[药
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成本效益分析-
道网]。详情请扫码咨询: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怎样购买LENALID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WhatsApp 沟通
  •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