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在局部晚后期HCC患病者中的安全特性和有效性-

  • A+
所属分类:疗效
摘要

  目的:   选择性内照射或放射栓塞(RE)对局限于肝脏的不能切除的肝细胞癌(HCC)有治疗效果。本研究对比了RE和索拉非尼在局部晚后期HCC患病者中的安全性

  目的:

  选择性内照射或放射栓塞(RE)对局限于肝脏的不能切除的肝细胞癌(HCC)有治疗效果。本研究对比了R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在局部晚后期HCC患病者中的安全特性和有效性。

  患病者和方式:

  SIRveNIB(selectiveinternalradiationtherapyvssorafenib)是一项开放标签的、研究者发起的III期试验,在一项针对优/弊设计的双尾研究中,将800毫克/d的钇-90(90Y)树脂微球与索拉非尼(sorafenib)用于局部晚后期HCC患病者。将患病者随机分为1:1,按中心和有无门静脉血栓进行分层。主要终点为总生存几率(OS)。对意向医治人群进行治疗效果分析,对意向医治人群进行安全特性分析。

  结果:

  随机分配360例患病者(RE,182;索拉非尼(sorafenib),178)来自亚太地区11个国家。在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组中,区别有28.6%和9.0%的患病者未能接受指定的医治,没有明显的交叉。R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的中位OS区别为8.8和10.0个月(凶险比为1.1;95%CI0.9至1.4;P=36)。共报道了1,468例医治紧急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AEs)(RE,437;索拉非尼(sorafenib),1031)。与索拉非尼(sorafenib)组相比,RE组中评分≥3次AEs的患病者明显降低(130例中36例[27.7%]),162例中82例[50.6%];P<措施)。最常见的≥3级AEs是腹水(130例中5例[3.8%]vs162例[2.5%])、腹痛(3例[2.3%]vs2例[1.2%])、贫血(0例vs4例[2.5%])和放射性肝炎(2例[1.5%]vs0例[0%])。RE组(130人中27人[20.8%])比索拉非尼(sorafenib)组(162人中57人[35.2%])患严重AEs的患病者少。

  结论:

  在局部晚后期HCC患病者中,R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的OS无显著差异。RE改善后的毒性特点能够指南选择医治的患病者。

  大多数患病者肝细胞癌(HCC)被发现如今亚太,1的主要生病原因是不同于West.2对比研究表明,亚太地区和西方之间在肝癌医治结果可能不同病人和不同生病原因相同的医治模式。在这两个地区,初期HCC受益于潜在的医治,但大多数患病者被诊疗断定为中晚后期HCC,医治选择有限,预后较差。索拉非尼(sorafenib),一种口服多激酶抑制剂,是局部晚后期和转移扩散性hcc的参考医治方式。然而,由于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AEs),降低剂量或停用索拉非尼(sorafenib)经常是必要的

  选择性内照射医治或用钇-90(90Y)微球放射栓塞(RE)通过肝动脉直接对肝肿瘤进行近距离放射医治。在回顾性和队列研究中,不能切除的肝癌患病者接受RE医治,其生存几率高于对照组14例,且仅限于肝脏的中晚后期肝癌患病者的肿瘤消退前景看好。对R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在医治局部晚后期HCC中的治疗效果和安全特性进行前瞻性随机对比,能够满足这一重要部分患病者的临床需求。

  最近报道的索拉非尼(sorafenib)与放射栓塞医治晚后期肝癌(SARAH)的研究,是一项在法国局部晚后期非转移扩散性肝癌患病者中对比RE与索拉非尼(sorafenib)的随机对照试验,在总生存几率(OS)上没有显著差异。然而,RE比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提供了更好的肿瘤应答率(TRR)和显著更好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和更好的耐受性。在选择性内放射性疗法与索拉非尼(sorafenib)(SIRveNIB)研究中,我们对比了亚太地区局部晚后期HCC患病者的R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

  2010年7月16日至5月25日,2016年,360名患病者招募27中心在亚太地区11个国家,随机分配到再保险(n=182)或索拉非尼(sorafenib)(n=178)、和包括ITT人口。没有两个医治组在基线临床相关的差异。

  在随机分配的182名患病者中,130名(71.4%)在随机分配后的21天内接受单次注射90Y树脂微球。送到肝脏的平均活度为1.8GBq(范围为0.4~8.8GBq;数据补充)。总计178名患病者中有162名(91.0%)接受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随机分配后的中位医治开始时间为3天,中位医治时间为13.8周(四分位范围为19.3周)。索拉非尼(sorafenib)的日平均剂量为644.5毫克(SD,203.5毫克)。总的来说,52名患病者(28.6%)和16名患病者(9.0%)区别随机分配给R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没有接受分配的医治。在ITT人群中,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组区别有33名(18.1%)和42名(23.6%)患病者接受了肝癌的后续医治,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的交叉(数据补充)。数据补充显示了研究结论时患病者的性格。

  在进行分析时,共有266名患病者去世。ITT人群中,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组的中位OS区别为8.8和10.0个月(HR,1.12;95%CI0.9至1.4;P=36)。6个月、12个月和18个月生存几率的差异区别为0.2%(P=.97)、-9.8%(P=.07)和-4.2%(P=.42);表2
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在局部晚后期HCC患病者中的安全特性和有效性-
).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组医治人群的中位OS区别为11.3和10.4个月(HR,0.86;95%CI为0.7到1.1;P=10)。

    6个月、12个月和18个月生存几率的差异为13.5%(P=.0081)、−1.6%(P=.80)和2.7%(P=.65);在接受医治的人群中,RE和索拉非尼(sorafenib)6个月的OS有显著差异:81.0%(95%可信区间60.7~75.3)和68.0%(95%可信区间3.5~23.6);,区别为P=.0081)。除了医治人群中BCLC-C患病者外,在预先计划的亚组或主要凶险要素调整分析中,医治组之间的OS没有显著统计学差异,OS为9.2个月比5.8个月(HR,0.67;95%CI,0.4到1.0;在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组中,P=.0475)。

  在ITT人群中,RE组的TRR显著高于索拉非尼(sorafenib)组:区别为16.5%和1.7%(P<.001)。在接受医治的人群中,同样显著:区别为23.1%和1.9%(P<.001)。两种人群的DCR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对于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组,平均PFS为5.8比5.1个月(HR,0.89;95%CI为0.7到1.1;P=31)为ITT人群,6.3对5.2个月(HR,0.73;95%CI,0.6至0.9;P=.0128)为医治人群。肝脏中位PFS与医治组和人群中任一部位的PFS相似。在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组中,任何部位的平均TTP为6.1比5.4个月(HR,0.88;95%CI为0.7到1.1;P=29)和6.4对5.4个月(HR,0.73;95%CI,0.6至0.9;P=.0188)。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共报告了1,468例紧急医治性AEs:RE组437例,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组1031例。RE组的患病者比索拉非尼(sorafenib)组少:130例患病者中有78例(60.0%)和162例患病者中有137例(84.6%)发生一次或多次AEs;评分≥3分的AEs:36(27.7%)和82(50.6%);或严重的AEs(SAEs):区别为27(20.8%)和57(35.2%)(数据补充)。皮肤病学(系统自动过滤词),包括脱发、掌跖红感觉综合征、皮疹和胃肠道(系统自动过滤词),包括腹泻和便秘,在索拉非尼(sorafenib)组发生的频率较高。

  在ITT人群中,与索拉非尼(sorafenib)组相比,RE组在调整HRQoL和不调整HRQoL时的平均TOX时间明显缩短,而TWiST的平均坚持时间明显增加。在接受医治的人群中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在整个研究中,无论是ITT还是接受医治的人群中,RE组和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组的EQ-5D指数都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详情请扫码咨询: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印度高尿酸血症药物代购哪里有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WhatsApp 沟通
  •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