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被转运至肝脏后的作用效果-

  • A+
所属分类:疗效
摘要

索拉非尼是一种口服药品,建议剂量为每日两次400毫克 。它从胃肠道吸收,具有92%的生物利用度。药品的峰值浓度(Cmax)因患病者而异;它发生于给药后2至12.

  索拉非尼(sorafenib)是一种口服药品,建议剂量为每日两次400毫克 。它从胃肠道吸收,具有92%的生物利用度。药品的峰值浓度(Cmax)因患病者而异;它发生于给药后2至12.5小时之间,恶性肿瘤患病者的消除半衰期为20-39小时。在血流中,> 99.5%的索拉非尼(sorafenib)与蛋白质结合,主要与血清白蛋白和α-酸糖蛋白结合。

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被转运至肝脏后的作用效果-

  索拉非尼(sorafenib)被转运至肝脏,在肝脏中被CYP3A4酶代谢为N-氧化物代谢产物。索拉非尼(sorafenib)(多吉美(tosylate))也被UGT1A9偶联至索拉非尼(sorafenib)葡糖苷酸,后者能够通过β-葡糖醛酸苷酶在胃肠道中转化回索拉非尼(sorafenib)。代谢产物通过尿(19%)和粪便(77%)途径排泄。乐伐替尼(lenvatinib)于2015年获得FDA批准,并于2015年获得EMA批准用于医治RCC 。

  乐伐替尼(lenvatinib)会抑制VEGFR-2,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PDGFR-α,c-KIT和RET。雷伐替尼抑制与索拉非尼(sorafenib)和舒尼替尼(sunitinib)相似的酪氨酸激酶;它作为抗血管生成药起作用,并抑制肿瘤生长(c-KIT和RET)。与索拉非尼(sorafenib)和舒尼替尼(sunitinib)不同,乐伐替尼(lenvatinib)还抑制位于EC表面的FGFR。 FGFR激活通常会刺激迁移,增殖和肾小管形成,所有这些都会导致血管生成。通过抑制FGFR,血管生成被阻断。

  乐伐替尼(lenvatinib)是一种口服药品,建议剂量为每日24毫克。它以90%的生物利用度在胃肠道中迅速吸收。在1.6小时后高达Cmax,T1/2在17.8至34.5小时之间。 乐伐替尼(lenvatinib)主要与血流中的血清白蛋白结合。它通过肝脏和肾脏代谢,并排入胆汁。 CYP3A4占药品消除的80%以上。主要代谢物是去甲基化的(M2)。代谢产物通过尿(25%)和粪便(64%)途径排泄。

  包括903名先前接受过RCC医治的患病者,他们被随机分配为每日两次或安慰剂接受400毫克索拉非尼(sorafenib)。参与者在疾病进展之前一直吃该药,但有些人由于毒性不得不退出该药。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的患病者的中位PFS为5.5个月,接受安慰剂的患病者的中位PFS为2.8个月。调整后,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的患病者的OS改善了,医治的患病者为17.8个月,而接受安慰剂的患病者为14.3个月。尽管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显示出显着治疗效果,但接受该药医治的患病者中有87%出现了与医治有关的AE(TRAE);这些患病者中有17%患有高血压。接受安慰剂的患病者中只有54%发生了TRAE,只有1%的患病者发生了高血压。

  在Ravaud等人中。将615名高度危险RCC参与者随机接受每日50毫克舒尼替尼(sunitinib)或安慰剂医治4周,然后在一年内停药2周,直到疾病重复发,高级别AE或患病者撤回同意为止。舒尼替尼(sunitinib)医治的患病者的中位无病生存期(DFS)为6.8年(安慰剂组为5.6年)。但是,舒尼替尼(sunitinib)医治可促进高频率的AEs(34.3%),从而减少剂量。高血压是最常见的AE,在舒尼替尼(sunitinib)医治的患病者中有44.7%(其中7.8%呈3级高血压)。在安慰剂组中,只有13.1%的患病者患有高血压。

  在Motzer等人中。 研究了153例晚后期RCC(ARCC)或mRCC患病者。患病者在28天的周期中随机接受依维莫司(everolimus)或两种药品的组合。给予医治直至疾病进展,高级AE或患病者撤回同意。 乐伐替尼(lenvatinib)+依维莫司(everolimus)的PFS中位数为14.6个月,乐伐替尼(lenvatinib)则为7.4个月,依维莫司(everolimus)仅为5.5个月。所有患病者至少有一个TRAE。接受联合医治的患病者中有41%出现高血压,仅接受乐伐替尼(lenvatinib)医治的患病者中有48%,接受依维莫司(everolimus)医治的患病者中只有10%。

  2005年,第一期阿西替尼(axitinib)试验的结果发布了。包括晚后期实体瘤患病者,结果令人鼓舞。该出版物不久后进行了II期试验,该试验研究了英立达在晚后期RCC的医治中的作用。这项在2012年获得FDA和EMA批准的研究是随机,开放标签的AXIS III期临床实验。纳入总共723例ARCC且一线医治进展的患病者,并随机分配接受索拉非尼(sorafenib)或英立达医治。现如今索拉非尼(sorafenib)的价钱是好多?在哪里选购?更多详情可咨询下方【微信:yaodaoyaofang】。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依普利酮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WhatsApp 沟通
  •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